用户名: 密码: 忘记密码?
物流论坛、展会、研讨会

物流新闻

求购信息

管理智慧

物流培训      
物流经验分享   当前位置:首页 » 物流经验分享 » 1949年百万黄金跨海运台秘闻
1949年百万黄金跨海运台秘闻
 

  1950年12月17日,“中央社”社长曾虚白与移存台湾“中央银行”放满黄金的木桶,桶上是金锭

1949年,国民党当局将大批物资迁往台湾

蒋介石下野(《中央日报》1949年1月22日报道)

上海外滩黄金挤兑(《申报》1948年12月8日报道)

厦门鼓浪屿中国银行旧址

上海和平饭店北楼(左)及中国银行(中)

  □周 军

  最近,53集史诗大戏《北平无战事》在大热讨论中落下帷幕。大结局中,“国军”空军飞行大队长方孟敖执行蒋经国的“孔雀东南飞”计划,与时任央行北平分行行长的父亲,把通过币制改革从民间搜刮的黄金白银外汇运往台湾。这勾起了大众对当年真实“黄金运台”事件的再次关注。而刚刚上映的吴宇森电影《太平轮》,也与这一事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

  从1948年12月起到1949年5月,大量黄金被源源不断地从大陆运到了台湾。国民党政府究竟运走了多少黄金?这些运台黄金、银元及外汇是如何使用的?1949年之后大陆还有多少黄金库存?诸多事体,说法纷纭,对许多人来说都是一个谜。

  1948年12月1日,是国民党海关缉私舰“海星号”船员范元健最为难忘的一天。下午两点,他和其他船员被告知,因接到最高机密任务,任何人不得离舰。深夜12点,“海星号”没有按照以往的航线航行,而是逆向在长江口左转,开到了“远东第一大都市”上海外滩中国银行码头。

  随后,一队队老百姓模样的挑夫,出现在不远处的华懋饭店(今和平饭店)北侧的小马路上,在荷枪实弹的军警护送下,把一箱箱神秘的货物抬上了“海星号”,船随即驶入茫茫夜色中。

  隔天,英国人办的《字林西报》刊登了一条爆炸性新闻,称中国国库黄金正在用最原始的方法被悄悄运走。这一报道是真的吗?

  蒋介石的“总账房”、时任国民党军队联勤总部财务署中将署长吴嵩庆是当年亲历大陆黄金运台的重要人物,其子吴兴镛在父亲去世多年后发现了其留下的绝密“军费密记”,经过深入研究、探访,向笔者完整披露了事件的真相:60余年前,国共和谈破裂,在蒋介石的幕后指挥下,国民政府从上海分批秘密迁移巨额国库黄金、银元及美元到台湾,以期另起炉灶“建设复兴基地”。

  A 军事、经济、政权全面崩溃,蒋介石意欲另起炉灶

  1948年8月,淮河两岸战场上,国军正重演东北决战覆军折将、人地尽失的一幕,“五省通衢重镇”徐州一失,江南门户已然洞开。

  与此同时,国统区物价飞涨,经济全面崩溃。在“转过条马路,物价就要翻一番”的失控与混乱中,许多上海滩的富人已经开始计划逃离大陆。政权行将崩塌,桂系副总统李宗仁则在内部逼宫,趁势要求蒋介石“下野”。

  10月9日,腹背受敌的蒋介石密召“央行”总裁俞鸿钧,首次谈及以“改储金地点”方式转运黄金。此时蒋介石已决意放弃大陆。

  虽然此时国军还控制着长江以南地区,但蒋“唯恐京沪失守”,因此着急要把原存上海的黄金及银元,分批运送到尚未受战火波及的台湾,剩余小额金银,则分散存于成都、广州等处,专供军政机关发饷及军费用途。

  档案显示,抗战胜利之初,国民政府国库中仅剩黄金不足3万两,尔后,没收了汪伪政权国库的49.5万两,发行“金圆券”又从老百姓手中收到 184万两。此外,抗战中,美国欠中国军用机场建设费4亿美元,国民政府拿其中2.2亿美元买了600多万两黄金。减去花销,到1948年底,国库黄金总数尚余400多万两(现约值98.5亿美元)。

  1948年11月底,俞鸿钧收到蒋介石一纸密电,要求他在一个星期之内,将国库一半黄金运到台湾。

  蒋介石选择台湾作为栖息地,是采纳了其幕僚、地理学家、专攻“国家战略学”的学者张其昀的主张。

  1948年12月,蒋电令养病之中的嫡系亲信陈诚接任“台湾省”主席兼警备总司令,同时蒋经国亦受命为“台湾省党部”主任委员,而大批大陆重工业设备也开始陆续运往台湾,这是渡海迁台的信号。

  对蒋而言,国库的黄金是其立足台湾、另起炉灶的唯一本钱,必须谨慎,但此时他只能仰仗亲属和心腹:长子蒋经国负责沟通护航军队,宋子文负责调度海关总署运输舰,俞鸿钧的职责,是“央行”和金库方面的公文协调。

  俞之机要幕僚何善垣回忆,奉命筹划密运黄金期间,俞鸿钧“凡公文撰拟、缮写、用印、封发,均一人任之,即于总裁室后之一小室中办理”,几乎切断了与外界的所有联系,“而外间接洽戒严、航运等事,则由发行局陈副局长延祚负责,一切行动,均保持极度机密”。到启运之夕,“军方施行特别戒严,断绝交通,以故当时外间无人知有此事”。

  “海星号”等按计划装载了200多万两黄金、400万枚银元,于1948年12月4日,顺利运抵基隆。

  B 消息泄露,酿“黄金挤兑惨案”

  为什么用海关的船只运送?除了在热闹的外滩江边不引人注目外,还因为当时海军派系林立,早已有中共地下党渗透。从1949年2月-12月不到一年中,海军共有90余艘军舰起义。

  意外的是,12月1日秘密装船挪移当晚,英国记者乔治·瓦因正住在华懋饭店的客房。午夜过后,他向西望,见到中国银行的侧门(今滇池路74 号)及圆明园路口,挑夫或两人抬一箱,或一人挑两箱,从滇池路走向海边,一艘500吨级的海关缉私舰停靠在黄浦江边上。凭着专业的直觉,他断定所挑体积小而沉重的担子里,必定是贵重的黄金,便立刻向伦敦发出以下电讯:“……中国的全部黄金正在用传统的方式——苦力运走。”

  次日,英国报纸即刊登了这条新闻,路透社也发布了“国民党政府央行偷运黄金”的消息。香港《华商报》(1948年12月3日)及其他报纸也转载了这条消息。

  随即,原本发行仅半年已贬值500倍的“金圆券”,更如“雪崩似地狂贬”,完全失控。

  1948年12月24日,等待兑换黄金的人为挤进银行,不顾一切争抢、冲撞、踩踏,酿成7死50伤的“黄金挤兑惨案”。

  但是,这更促使蒋介石争分夺秒加紧运送黄金。

  1949年1月1日,60万两黄金自上海海运离开,其中50万两秘密运台。

  此时,淮海战役中,国军完败,蒋介石心知下野已成定局。为此,他必须提前制定一纸合法通行条,才能在下野后继续运走国库黄金。他的办法是以军费名义调拨预支剩余国库黄金。

  财界对此意见不一,财政部长徐堪就是委婉的反对者,他担心此举会导致国库极度空虚、诱发挤兑风潮,后果不堪设想。

  蒋介石特派蒋经国前往上海接洽俞鸿钧,沟通军方落实运力及安全保障,同时向财界持反对意见者施压。双方最后达成妥协:拟订一份“草约”,先从国库“预支”半数军费。

  1月11日,吴嵩庆收到指令,办理把黄金转成军费的相关草约。

  1月16日,蒋介石亲自约见俞鸿钧及中国银行总经理席德懋,“父亲约见二先生,指示中央、中国两银行外汇处理要旨,盖欲为国家保留一线生机也。”(《蒋经国日记》)

  1月20日清晨6点,海军的“海平号”、“美朋号”、“昆仑号”、“峨嵋号”等舰艇,装载着90万两黄金、3000万枚银元及7000万美元驶离外滩码头时,竟有500箱银元未及装船。

  到2月初,运输黄金的任务已大致完成。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的《中国国民党大事典》也佐证:“至本日为止,中央银行将大部分金银运存台湾和厦门。上海只留二十万两黄金。”

  1月21日,“中华民国”历史上的大事件发生——蒋介石下野。吴嵩庆是第二天与陈诚在飞往南京途中才得知的,于是奉命转飞杭州,和从南京飞来的蒋介石在笕桥机场见了面。吴嵩庆在日记里写下:“五时半,专机到,老先生(指蒋介石)甚安详。”

  不过,1月10日(其中的10万两)、20日的两批黄金,都没有直运台湾,而是运到了当时位于厦门鼓浪屿上的中国银行地下金库。

  C 黄金去向记录缺失,黄金草约随“太平轮”沉没

  令后人不解的是,运往厦门鼓浪屿的这两批黄金,竟然完全没有列入台湾“央行”黄金收支账目。台湾“国防部”档案中,也独缺1949年军费预算和支出资料。

  由于有当时吴嵩庆签订的那份草约,“央行”名正言顺转出了国库黄金,收纳在吴嵩庆个人户头。“黄金到底用到哪些部队,父亲肯定很清楚,他不能留下纪录。”吴兴镛研读父亲遗稿后推断,失踪档案中,有一部分应是被故意销毁,另一部分可能压根就没有记录。

  台湾档案资料显示:1949年1月27日,“央行”交付1317箱档案送上了自上海开往台湾基隆港的“太平轮”,途中船沉没于浙江舟山外海,5名央行工作人员及上千箱央行档案,都随船沉没。而黄金草约很可能就在其中。

  不过,吴兴镛查阅往来文书后认为,随“太平轮”沉于海的应该不是最重要的央行账册,因此更完整的档案很可能在广州、重庆、成都或台北的“央行”档案内。当然,也不排除战乱中遗失或被故意销毁的可能。

  蒋介石《大溪档案》显示,拨到吴嵩庆名下的黄金,分成6批完成,共70万两。但运到鼓浪屿的黄金总数却是近100万两。

  存放在鼓浪屿中国银行地下金库的金银、外汇最终去向何处?

  这些黄金和外汇均以“军费”名义入库,由蒋介石直接控制,以支持1949年年内与解放军作战之需。近百万两黄金与3000万枚银元直接运抵鼓浪屿作为军费,而1亿两的银锭则可能直接运到了台湾。

  1949年7月,存在厦门的黄金继续往台湾运。在广州的吴嵩庆于7月14日的日记中写道:“……今日得电,厦门存金均可照计划运送,此事办毕,可省却一心事。”

  由于黄金运输从厦门到台北多是用飞机,所以,当年空军方面的目击证人也很多。

  刘存才曾间接参与运送黄金的任务。1949年,刘存才抵台后,担任第11中队作战室上士文书,负责登记飞行任务的时间与内容。他指出,当时 “国军”的两个空军运输大队,有近百架的空运能力,运输机起航时都是空机,返台时都是满舱的人员与物资。所谓“物资”,其实就是黄金及银元,但登记册上一律写明是“物资”,由于情况紧急,飞行员还看到来不及装运的银元撒了一地……第20大队因此被称为“黄金大队”。

  D 汤恩伯接密令,运出上海库存剩余的20万两黄金

  蒋下野后,俞鸿钧也随之去职,接任“央行”总裁的刘攻芸认为,“以蒋介石下野之身,委实不宜继续下令搬移国库存金”,因此对蒋氏父子一再催办的黄金密运事宜置之不理、一再拖延。

  1月28日,以央行常务理事身份在上海继续筹划黄金密运的俞鸿钧,密电蒋介石“请经国兄催办”。这催办对象,指的正是刘攻芸。直到2月3日,俞鸿钧再次致电蒋经国称“沪存金银已洽刘总裁迅运,此间事务,大体就绪”,可知俞鸿钧终于说服了刘攻芸。

  2月6日,空军运输大队所属南京明故宫机场、上海江湾机场同步接到紧急动员令。入夜时分,两地运输机队同时起飞,载着55.4万两黄金直奔台北松山机场。

  至此,南京国库已然清空,上海国库则只留了20万两。而台湾已有当时国库黄金总数的十分之六,共约300万两。

  等到李宗仁发现国库黄金被搬空,已是2月17日,距他就职总统近一个月。李宗仁立即严令刘攻芸,不得再将存金运到他处。刘攻芸没有答复。

  李又致函陈诚,要求运回黄金,并动员桂系立法委员施压。陈回函称“此事归属央行管辖,请找央行协调。”李再找“央行”,刘攻芸答复“黄金现在已经既定在保管中,不宜再运出去”。

  李宗仁到底没能把黄金运回大陆,直至1949年4月23日早晨,南京近郊已听到四处的炮声,“代总统”才乘“追云”号专机黯然离去。

  李离去之时,上海滩街头也已一派临战气氛。负责守卫大上海的“京沪杭警备总司令”汤恩伯除了率30万大军,支撑半壁河山,还有一项秘密任务:运出上海库存剩余的20万两黄金及22万上海守军中的6万中央军嫡系。

  5月中旬,蒋连续给汤发了5封亲笔信,信中明确指示,“除在沪维持金融之必要数之外,行留黄金2万两,银元100万元。”

  亲笔信之外,蒋又派俞鸿钧从香港飞抵上海密会汤恩伯。随后,汤亲笔留字条,要央行“除暂存留黄金5000两,银元30万枚外,其余存于指定之安全地点”。所谓安全地点,指的就是台湾。

  时间紧迫,船舰有限,汤决定动用可信赖的军方舰艇和招商局船只。

  汤调动的运金船,除了招商局的“汉民轮”外,还有军方舰艇“美朋号”和“中基舰”,装黄金的同时还满载了军人和眷属。等到两天两夜后,终于装运完毕,上海城内已出现零星解放军先头部队。而“汉民轮”更迟到5月19日黄昏,才离港,还没到吴淞口就挨了一颗炮弹,幸未命中,掉在船旁水里爆炸了,被迫停止行驶。第二天拂晓,才在两艘军舰护航下重新启锚。

  在战火纷飞的乱世中,满箱金灿灿的黄金,又是何等的诱惑。难道没有人动心,铤而走险吗?

  米绳祖的丈夫江维翰,当年是保密局上校,负责秘密押运黄金赴台,临行前与米仓促结婚,一道登上“汉民轮”。米绳祖回忆,船老大就曾向江维翰提议私分黄金:“江先生,从上海到台湾有好多小岛,我们把这个舵稍微偏一下,大家到这个小岛上去做金银岛主怎么样?”他只看到江的招商局职员这一公开身份。

  江维翰赶紧组织船上秘密武装押运人员,“总共12个”,4人一组,一路轮班严密守护金库,直至靠港。

  同样的觊觎,也发生在1949年8月。当时在厦门海关署工作的孟昭年,还见证了一桩血淋淋的事件。

  孟昭年搭上招商局的“锡麟轮”,撤退去台湾。突然有一天,带兵的军官要求所有船员、军人到甲板上紧急集合,孟昭年看到一个士兵被手铐铐住。舰长厉声问道:“金库里缺一块金砖,是不是你做的手脚?”该士兵承认了偷盗。之后,枪声响起,士兵被公开枪毙。

  血染甲板,孟昭年才知道自己所在的船上载有大批从鼓浪屿转移的黄金。

  E 第一批黄金运台后,成新台币最初发行准备金

  5月28日,上海解放。而据上海当时的地方志资料记载,在国民政府离开之后,整个上海所有银行里的黄金加在一起,只有6180两,占当时原有国库黄金不到1%。

  上列第一批200多万两黄金运台以后,到哪儿去了呢?最大一笔是1949年6月15日,陈诚与俞鸿钧受蒋介石指示,从“央行”拨还台湾银行的80万两黄金及1000万美元外汇做进口贸易资金,发行流通了与金圆券没有任何联动的第一批新台币(这就是新台币最初发行额2亿的准备金),并以 1:40000兑换旧台币。同时下令,停止金圆券在台湾流通。

  但最初台湾民众对于运来大量黄金一事半信半疑。为了证明政府有足够的黄金发行准备,陈诚委由台湾衡阳路的一众银楼开办黄金储蓄存款,也就是新台币可以换黄金。

  作为新台币发行准备金之外,这批黄金也是国民党政府初到台湾时艰难岁月中的支点,据丁雯静考证,“政府”来台初期几乎所有的支出,都仰赖黄金:军队薪饷、每4年的经济计划以及扶持和发展民营企业等。

  因此,当1950年3月1日,蒋介石在台湾“复行视事”、对着民众挥手微笑时,其实正心头苦涩:一触即发的两岸战事、60万大军的给养,正快速吞噬着运台黄金。周宏涛在回忆录中称“消耗存金最大宗为军费,平均每个月需拨付18万两”。到1950年6月,台湾库存黄金已经只剩三个月存量。

  朝鲜战争却在此时爆发,美国转向支持台湾国民党政权,第七舰队加入协防台湾任务,随后,又恢复了为期15年的对台经济援助,援助总额高达15亿美元,台湾的财政窘境终告摆脱,同时也迎来了有雄厚财力支撑的经济起飞。

  F 大陆运台黄金,退出历史舞台

  1950年6月,蒋介石下令将大陆各地运回台湾、集中在军需署库房的黄金,全数缴回“国库”。此前,由鼓浪屿秘密金库运来、存于吴嵩庆个人户头的黄金,一直游离于“国库”之外,成为蒋事实上的“小金库”。

  随着“小金库”撤销,成功协助台湾度过艰难岁月的大陆运台黄金,也终于退出历史舞台。2008年5月,国民党的卢秀燕、廖正井、罗明才、罗淑蕾等4名“立委”在“央行”副总裁杨金龙的陪同下,前往文园“国库”参观发现,当时库存的总数1361万两黄金(价值新台币7000亿元),被安静地放置在架设整齐的玻璃柜上,所有的数量和黄金含量,都清楚标示,其中108万两从大陆来的黄金,自1950年6月入库后再未动用。

    

合作伙伴
JitLogistics
物流沙龙
JitLogistics
JitLogistics
包装论坛
2011宁波物流与技术设备展览会
未来仓展
昆山物流设备展
关于我们   |  会员政策   |  现有客户   |  广告服务   |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021-5852 8510  地址:上海市浦东新区昌邑路588号509室
Copyright © 2010 Shanghai JitLogistics Consulting Ltd 沪ICP备:06056703号